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风流杨家将之宗宝救母

风流杨家将之宗宝救母

第一回  边关狼

    话说北宋真宗年间,辽国在萧太后的治理下,国力日渐增强。那萧太后虽是一
介女流,但却誌存高远,雄心勃勃,她多次进犯中原,却都被六郎杨延昭领兵击退,
杨家将的威名也因此传播宇内。

    当时真宗皇帝登基未久,根基尚浅,他生性多疑,见杨六郎威名远播,帐下猛
将云集,心中甚虑。老太师潘仁美趁机进言道:“陛下,那杨六郎势力太大,可不
得不防啊!”

    真宗道:“杨家素来忠心耿耿,想必不会图谋造反吧!”

    潘太师道:“陛下不记得当年太祖皇帝陈桥驿黄袍加身的故事了吗?且不说那
杨六郎忠心与否,若他手下将士也学当年故事,将黄袍硬披在他身上,只怕他不反
也得反了!”

    潘仁美这一席话正说在了真宗皇帝的心坎上,他蹙眉说道:“潘爱卿,孤所虑
正及于此啊!以爱卿所见当如何应对呢?”

    潘仁美道:“近日云南王欲图造反,陛下可下旨命杨六郎前往镇压。六郎若胜
则可将他留在云南驻守,跟他手下众将南北分隔;若不胜,则就地处决如何?”

    真宗喜道:“此计甚好。”遂下旨调六郎杨延昭去往云南镇压反贼。

    杨六郎领旨出京,不出一个月就将反贼蕩平。但那潘仁美岂肯善罢甘休,又撺
掇兵部司马王强一同入殿,状告六郎杨延昭私下里招兵买马,意图造反。真宗皇帝
信以为真,遂下旨令六郎自绝。杨六郎知道自己是功高盖主,既然皇帝眼里容不得
自己,唯有一死以明心迹。

    杨六郎一死,真宗皇帝又听信潘仁美之言将六郎生前的心腹猛将一一调离北部
边关。

    话说六郎杨延昭的死讯传到大辽国后,萧太后喜不自胜,她即刻整肃军马,拜
平南王大将军韩延寿为兵马大元帅,发兵20万杀奔大宋国而来。

    那平南王韩延寿乃辽国第一名将,深通兵法且又武艺高强。他一路势如破竹,
连克数座城池,不日就已杀至边关重镇雄州。

    雄州守备刘义雄自知兵少将寡,绝非韩延寿之敌,又对朝廷处死忠臣杨延昭一
事心怀不满,遂开城投降。韩延寿将雄州兵马收编后,仍交刘义雄指挥,命他为东
路军先锋直取霸州。

    消息传到东京汴梁,满朝文武俱皆失色。真宗皇帝连忙召集大臣商讨应对之策,
一众文武官员主战的主战,主降的主降,一时间相持不下。那真宗皇帝自认是天朝
上国,对未战即降心有不甘,遂问众位爱卿何人可以拒敌。那兵部司马王强本是主
降一派,见皇上欲求一战,遂举荐八王爷赵德芳挂帅出征。

    八王爷心下明白,这是王强的奸计,想他一个文官如何知晓带兵?他正欲推脱,
不料寇準寇大人从文官队列中站了出来,说愿意作为监军与八王爷一道出征大辽。
真宗皇帝龙颜大悦,当即準奏,又问寇準有何退敌良策。寇準言道:“辽兵虽众,
然远道而来,势必疲惫,只需得一良将与之周旋,无需多日即可退敌。”真宗问何
人可以为帅,寇準乃道:“那韩延寿乃辽国有名的帅才,绝非等閑之辈,除非是杨
家将方可与之为敌。”

    真宗一听说到杨家将,不免面露难色,他心中早已后悔将杨六郎赐死,若有杨
六郎在,谅那辽狗也不敢入侵他大宋国。可如今事已至此,后悔亦是无用,便道:
“寇爱卿,只是杨六郎已死,杨家还有何人可以挂帅啊?”

    寇準道:“臣保举一人可以为帅。此人虽是一介女流,但文韬武略不逊于男儿,
若以她为兵马大元帅,定可御敌于国门之外。”

    真宗问是何人,寇準道:“佘赛花。”

    真宗道:“佘爱卿虽有韬略,可惜年事已高,又是一介女流,怎可为帅?”

    寇準道:“陛下,佘太君虽年愈五旬,但一身武艺仍非常人能敌,更兼深通兵
法,除她外别无他人可以应敌。臣再举荐一人作为副元帅,此行必获全胜。”

    真宗又问是谁,寇準道:“正是六郎之子杨宗宝。”

    那八王爷心中暗暗叫苦,心道你寇準害我也就罢了,却要举荐一个老妇人为帅,
一个黄口小儿为副帅,这不是要让老杨家绝后嘛。

    真宗心下也是将信将疑,可放眼满朝文武实在找不出别人,遂下旨招佘赛花、
杨宗宝入殿拜将。

    佘赛花和杨宗宝领旨出殿,率各州兵马15万,与八王爷赵德芳、寇监军寇準等
人一道即日赶赴边关迎敌。

    八王爷一路上责怪寇準多事,说他这是要害了老杨家。寇準笑道:“那王强和
潘仁美早就想害杨家,我此番举荐佘太君,正是要将军权握在手上,如此才可以救
杨家于水火。”八王爷听他如此这般一说,亦觉得颇有道理,只是对如何退敌仍有
疑虑。

    却说佘太君率大军一路急行,不日已到得宋辽边境,听报雄州已失,忙升帐议
事。

    这佘赛花不愧是女中豪杰,她一生随丈夫南征北战,可谓见多识广。如今大敌
当前之际,她气定神閑,乃命讨北副元帅,她的孙儿杨宗宝领兵五万进驻云州,她
自己则亲率十万大军直抵遂州。遂州离雄、霸二州很近,收複这二州就将对辽国的
都城幽州形成威胁,届时辽兵将不得不退兵以求自保。而那云州地处辽国西面,地
势险要,易守难攻。佘太君命杨宗宝在此驻扎,就是要牵制大辽国的兵马,与她东
西呼应,这正是以少拒多最好的应敌之策。

    临行之际佘元帅吩咐各路大军要以守城为重,切不可贪功冒进。

    单说杨宗宝领兵来到云州城中,将城防布置妥当,又与母亲柴郡主一道四处巡
视了一番。那云州城乃一边陲小镇,常住人口不足万人,但由于边关战事不断,城
防倒是坚固得很。

    再说那辽国大元帅韩延寿亲率大军一路势如破竹,连下数城,又收得刘义雄等
降将,更加气势汹汹。他听说宋军元帅是佘赛花,副元帅是杨宗宝,颇不以为意,
心想这杨家一老一少,怎能是他的对手。他也兵分两路,东路由他亲自率领,领十
万兵马与佘太君形成对峙,能拿下固然很好,拿不下也可以拖住佘太君,令她无暇
西顾;西路军则由他的弟弟,副元帅韩延辉率领,兵马十万杀奔云州城。韩延寿的
意图很明显,就是凭借优势兵力先拿下云州。

    其实在云州南面百余里处还有一座城池就是应州,这应州的守城武将乃是那潘
仁美的两个儿子潘龙和潘虎。按常理出牌,韩延寿应该挥兵相对比较容易攻打的应
州才是,至少也要分出一部分兵力去牵制应州。但他深知潘杨两家的恩仇,知道若
他派兵去攻打应州,云州守军必然会出兵相助,而他舍应州而攻云州,应州的潘氏
兄弟将不会出兵云州。

    不日,韩延辉的十万大军已来到云州城下,将这座塞北小镇如铁桶般团团围住,
大战一触即发!事实也正如那平南王韩延寿所料,应州的潘龙潘虎眼看着应州被围,
却按兵不动。

    话说这一日柴郡主立于城头之上,她看着身边的儿子,心中百感交集。杨宗宝
年方十八,按说还只是个孩子,可为了大宋江山,如今却要肩负起保家卫国的重任。

    她心想:要是夫君还在那该有多好啊!

    杨宗宝心知母亲在担心着自己的安危,他对城下的十万辽兵并不在意,别看他
年纪不大,但一身功夫已深得父亲杨六郎的真传,加上天生神力,一众辽将俱非他
的敌手,这几天他每日出城搦战,连败辽军数员大将,今天辽营索性高挂免战牌,
不肯出战了。

    杨宗宝现在只担心着一件事,就是军粮。

    “宗宝,时候不早,你也该休息了。”柴郡主满脸关切地说道。

    “娘,您先去休息吧。孩儿还要去各处城防巡视一番。”

    “哦!”

    柴郡主轻轻叹了一口气,她突然沖动地上前抱住了儿子。自从失去了丈夫以后,
她就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儿子身上。

    杨宗宝被母亲抱在怀里,他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异香,母亲那丰满的胸部让他
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    不好,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好死不死的竟然有了反应。

    “娘,请不要这样……”

    杨宗宝轻轻推开了母亲,他虽然很想让她多抱一会儿,可自己现在毕竟是军中
主将,此刻又是在城头之上,母子俩的一举一动尽在这守城的军兵眼中,绝不能表
露出丝毫儿女情长。

    柴郡主也觉察到了儿子的身体反应,她脸儿一红,心想这孩子竟然在这种时候
也会对自己起反应,真是该打。

    不过,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,除了他们母子俩,谁都没有看出来。

    “宗宝,时候已是不早,明日恐怕还有一番恶战,你也要早点休息,切记不可
过于劳累。”

    “娘,孩儿知道了!您先回去休息吧,孩儿查完了城防自会过去陪你……”

    他这一番话说得很轻,说话的时候眼神有点暧昧地看着他母亲。柴郡主自然听
得出儿子的弦外之音,她轻轻的啐了一口道:“谁说要你陪了?”

    宗宝呵呵一笑道:“娘,儿子是说陪娘练功嘛!”

    一提到练功,柴郡主的俏脸儿更红了,她媚眼扫视了一下四周的将士们,见并
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母子二人的对话,这才放下心来说道:“那娘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   母子二人就在城头别过,柴郡主先行回帐,杨宗宝则带着一帮亲兵继续巡查城
防。别看他年龄不大,但行事却十分老道。

    宗宝将四座城门一一巡查了一番,见守城将士并无疏漏,这才放下心来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